全站搜索:
党群工作 首页> 23党群工作 > 员工天地 > 正文

【散文】踏雪少年(余志达)

发布时间:2018-09-04 15:13:41   来源:策略通配资

    南方的冬天许久没有那样冷过了。

    一天夜晚,在爷爷的监督下,洗好了沾满泥巴的脚丫,拖着大人们大大的拖鞋,在电视机前走走停停,终于还是被早早赶上了床,钻进冷冰冰的被窝,心中仍是今天扮演冷面寒枪罗成攻城略地的激情场景,不一会儿,就睡了过去。农村的瓦房,很通透,风可以肆掠每一个角落,这不,它调皮的钻进了被窝,冷冷地把我从梦乡拖了回来。掀开被子一看,那亮如白昼的情景让我一下慌了神,尽管平时调皮捣蛋,但是对于上学,还是很认真的,生怕迟到了。三两下穿好衣服鞋子,拖着书包,用力地踏着木楼板,其实就是在故意地宣泄着奶奶为什么不早点叫我起床的不满。开了门就跑出去,走了三五脚,用袖子擦了擦流到脸颊的眼泪,环顾四周,全世界都白了,白得一尘不染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书本上说的雪,但我已来不及欣赏,心中还担心着迟到了老师会怎么惩罚我。走到院门,用力地摇晃着,这在平时,都是奶奶给我开门,我自己没钥匙,其实,在我用力踏着木楼板的时候,奶奶已经醒了,何况期间我的哭声还不小,奶奶来到院门,看着我急的样子是又好气又好笑,她告诉我现在时间还早,才半夜2点,我觉得奶奶是为了安慰我故意骗我的,根本不相信她说的时间,我跑回屋内,打开电视,看到果真才2点多,心里顿时舒服多了。回到床上,突然想到了外面的雪,我小心翼翼地起床,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,轻轻地打开门,然后再合上,生怕吵醒了大人们。
这白茫茫的雪世界在寂静的凌晨中显得越发的白,仅有的几声狗吠也被消散在雪的缝隙里,偶尔一阵轻风吹在树梢,抓不紧的那几片雪便再次随风飘落。我走到院里,从这头到那头,变换着脚型,留下我的脚印,甚至有两排手印,要不是手实在冻得发红,我觉得我还可以在这白白的画布上创作出更好的作品。我的举动也引起了阿黄的注意,它的眼神随着我从这头到那头,来来回回,左左右右,尾巴还随着我的脚步打起了节拍,看得出来,我的自由很令它羡慕。

    早晨,奶奶叫我起床,当我吃完那专门为我做的鸡蛋炒饭,我便欢欢喜喜背上书包走出院门。昨晚,院里的世界属于我,现在,整个世界都是我的,我一跳一跳地来到隔壁堂哥家门口,扯着嗓子叫他上学,显然,他对这满世界的白并没有表现得像我这么惊喜,还像往常一样,揉着惺忪睡眼,拖着书包,缓缓而行。今天的上学路,这皑皑白雪让我俩不用玉米杆做火把也能看清每一步路,当然,路都被雪覆盖了,但那条上学路,哪里有块石头,哪里该怎么走,估计闭着眼也能踩到那熟悉的位置。

    一晃那场雪已融化过去多年,爷爷、奶奶都老了,院子拆了,阿黄也更换了很多个阿黄,隔壁堂哥娶妻生子了,曾经上学的小路也因为新修了公路而很少有人走了,那个踏雪少年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,但却少有时间回家看看,家乡那个地方,雪已经很多年不下了,曾经令阿黄羡慕的我,现在却特别地羡慕阿黄。


【作者:余志达 元谋指挥部 责任编辑:李瑞杰】

返回顶部
电话:0871-67434916 传真:0871-67436728 地址: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信息产业基地林溪路188号(650501)
Copyright © 2018 www.chinazhengyang.com 策略通股票配资网 版权所有